热血无赖.麻将

这家店是我所吃过最好吃的烧烤店...
老闆人很亲切...重点是...你吃过之过绝对不会在想吃日式烧肉...
因为一般的日式烧肉都只是烧烤...很容易口 二二八民众抢军火衝锋陷阵
大学生屁孩喷铜像奋不顾身

大家给验证下,

【96年6月13日】
黄金葛种植三年后的成果,很茂盛吧~所以吸引了斑鸠来筑巢~


【6月18日】
我们家在十五楼~我想斑鸠夫妻当初应该有衡量过筑巢的高度吧~
「鸟巢」跟我想像中差距很大,我只能说…这对斑鸠夫妻真的很随性耶……


【6月18日】
由于梅雨不断,筑巢比往常多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……连铁丝都能拿来筑巢(红色箭头处)


【6月24日】
蹲了几天后,母斑鸠终于产下两个白色的蛋了(小斌斌感动的都快哭了…)


【6月25日】
辛勤的斑爸斑妈在一来一回之间,表现得无怨无悔,一心只想把小斑鸠顺利孵化,
那种呵护的眼神,透过冷冷的透明玻璃望去,暖暖地感动了我…


【6月26日】   
斑妈斑爸非常尽职,轮流孵蛋……24小时无休


【6月27日】   
前天颱风预报,幸好没有登陆~真好~~这让我体会到「平安是福」。 假日刚好要和一群朋友去宜兰玩~


食玩

已婚要看.....未婚更要看....." 家 "---不是讲理的地方


写在前头:

这是我的好友在异国结婚时,

序章
橘等任务---油井占领(上

沙漠的风,乾燥且灼热,要不是已入夜了,那彷彿火山口般的温度,早已烤焦全身上下每一片的皮肤,夜晚的沙漠,却跟早上成两极化的不同,夜晚的沙漠,就像家乡的严冬一样寒冷,从口中吐出寒气在大气中化成一缕的白烟,缩紧著身体,让自己的体温不要往外散去,把披在身上的长袍拉得更紧,继续朝著远方的目的地走去,沙漠是多麽的安静,只有风声和自己因寒冷而变沉重的脚步声,我抬头仰望如宇宙一般的天空,看来没有人居住在这裡也是一件好事呢。头看向了累得气喘吁吁的男子, 我戴一张著小丑的面具

也开始学会了自言自语

我不会变脸表演的京剧



红新娘,学名:蔷薇离鳍鲷。这种鱼不大,通常都不会超过十公分,鱼身扁扁的颜色很漂亮,昔年红新 卫生又方便的移动式洗衣机



洗衣机带著走?提著这新型洗衣槽就边洗衣吗?差不多并且类似。可以说是将洗衣机的动能与置放空间分离,传统洗衣机改良成此款缩小板,放在家裡不佔空间,去自助洗衣店裡亦同!



洗衣动能的来源就 夜晚裡,凉风吹的我有些凉,
一个人走在街头,想著你的温柔。
我们的分手不是我们的错,只能恨上天的捉弄。
相隔两地,相见谈何容易,你我的感情逐渐的冲淡,
我们不相爱了。只有分手,但忘了你谈何容易,累啊!累阿!
就那我静静的走在街头,一个人走。



新桥!
不知道有没有人吃过,
他算是做本地客人
在士东路靠近士东市场附近
套餐价位在200元上下~
还有汤 沙拉 蒸蛋 甜点
每天的考鱼是不一定的~不过强烈推荐!


白斑症又称白癫风,贴的很辛苦喔 给点回应吧


这是网络朋友分享的成长过程喔


【前言】
一个半月前……斌琪家的阳台,宁静的夜晚沙漠

声音的主人,是一位看起来30~40左右的男人,男人穿著一身咖啡色的沙漠民族长袍,身上还揹了个沉重的大背包,男人拥有一头乌黑的短髮,脸上还带了一副细框的眼镜。 时间城主跟绮罗生说要精进他的刀法技艺

Comments are closed.